相关文章

杭州双浦镇铜鉴湖村 这样搭桥是否属违建

  已拆除的围墙和桥只剩下砖块,却堆积在河里。记者钱祎摄

  浙江日报杭州1月3日讯(记者钱祎)  日前,本报“治水拆违大查访”栏目接到投诉,杭州市西湖区双浦镇铜鉴湖村一村民来电举报称,村里拆除了很多建在河道上的违法建筑,但唯独村委会主任在河道上建的围墙始终没有拆除,村民意见很大。

  1月2日下午,记者来到双浦镇铜鉴湖村,发现除了村委会主任家在河上搭桥、围墙部分搭建在河道边,该村还有多户临河人家在河道边筑起围墙,并横跨河道搭桥,有的甚至还跨河铺设小平台,在上面停车、晾衣、种菜等。

  河道上方,成私家停车库

  铜鉴湖村内有一条二号浦。该河道东侧靠近杭富沿江公路,西侧紧邻部分村民家。“河道最北侧就是村主任家。”顺着村民的指引,记者找到了村委会主任黄玉宝的家。他家与河道隔着一道青灰色的围墙,大门外一座青灰色的小桥跨河而过,连到河道的另一边。

  记者看到,不到200米长的河道上,这样的小桥有近10座,形式各样,岸边也都筑有围墙。其中一户临河的人家门口,不仅筑起崭新的围墙,还开了3个小门和3个较大的车库门,3座小桥,横跨河道,两边是黑色栅栏。

  这些小桥宽约5米,有一座桥周围拦着挡板和砖块,显然是刚铺设不久,水泥还没有干透。不仅如此,桥面上停着好几辆私家车,撑着晾衣杆,正晒着衣服和被子等,俨然是一个私家小平台。记者走近一看,几座小桥的连接处,还搭出了几个长方形的小菜园,种着葱、青菜等。

  再往南走,记者发现,有些桥和围墙已经拆除,剩下一地的砖块,还没拆除的围墙上,几个大大的红色“拆”字非常醒目。“为什么有的拆了,有的没拆?”有村民告诉记者,之前已经拆除了一部分桥和临河围墙,但还是有几户人家不肯拆。

  此外,记者还注意到,这些沿河人家,房屋都有后门,但后门相对较小,通行确实不便。

  争议:

  跨河搭平台,算不算违建

  1月2日下午,记者来到铜鉴湖村村委会,没有找到值班人员。1月3日下午,记者致电铜鉴湖村村委会主任黄玉宝,对方表示,确实存在这样的情况,但他认为围墙搭桥不能算违建。

  “这些桥是村民当初建房时就搭好的,大门出来就是河,不搭桥怎么出门?”对于村民质疑的公平问题,黄玉宝解释说,“拆除的都是没人用的旧桥和建在河道上的围墙。”

  黄玉宝说,去年5月,铜鉴湖村开展“五水共治”工作,经过4个多月的努力,拆除了1000多平方米的涉河违建,并清理了二号浦河的水底淤泥。

  “河道上高峰时有近15座桥,每座桥间隔不到20米。之前,村民在桥和桥中间搭建平台,在平台上面造简易钢板房、水泥房出租。”黄玉宝说,“村里把这些建筑和围墙认定为违建,已经全部拆除,桥和桥中间也空出来了。”

  黄玉宝表示,村河道的拆违,并没有具体方案,也没有经过相关部门认证。

  1月3日下午,记者多次拨打双浦镇政府多个办公电话,均无人接听。另外,二号浦河道保洁公示牌上的投诉电话,也处于无人接听状态。

  随后,记者致电西湖区林水局相关工作人员。该局工作人员说:“区政府有政策规定,涉河违建都要清理干净。去年西湖区共拆除涉河违建10多万平方米,都以自拆为主。”记者询问,铜鉴湖村二号浦河上围墙、搭桥等行为,算不算涉河违建?对方表示,有些村确实存在村民临河而居,从家正门出来外面就是河道的情况,“对于涉河违建的认定目前还没有具体说法。”